联系我们CONTACT US

  • 甘草泻心汤
  • 地址:武昌区中北路267号世纪彩城世纪大厦1605室
  • 电话:027-87797083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广州怀孕 > 套餐价格 > 套餐价格

甘草泻心汤

  

  “治法”

  健脾补中,消痞止利。

  “组成”

  甘草四两(炙),黄芩三两,干姜三两,半夏半升(洗),大枣十二枚(擘),黄连一两。

  “服用方法”

  上六味,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

  “方义分析”

  此方即半夏泻心汤加重甘草用量而成。甘草,甘平之品,独入脾胃,为中宫之补剂,能健脾胃,固中气之虚羸。证因脾胃虚甚而谷不化,肠鸣下利频作,故重用甘草以益中洲之虚,而缓客气之上逆;佐人参、大枣则补中益气之力更增;半夏辛开降逆和胃,消痞止呕;芩连苦寒清热,解邪热之烦;干姜之辛,温中散寒。诸药协和,寒温并用,使脾胃之气得复,升降调和,阴阳通达,其痞消利止而愈。

  “历代论述”

  成无己《注解伤寒论·辨太阳病脉证并治法下》:“伤寒中风,是伤寒或中风也。邪气在表,医反下之,虚其肠胃而气内陷也。下利日数十行,谷不化,腹中雷鸣者,下后里虚胃弱也。心下痞硬,干呕心烦,不得安者,客气上逆也。与泻心汤以攻表,加甘草以补虚。前以汗后为虚,是外伤阳气,故加生姜;此以下后胃虚,是内损阴气,故加甘草。”

  钱天来《伤寒溯源集·太阳病篇》:“伤寒中风者,言或中风,或伤寒也,谓无论伤寒、中风之有表证者,但误下皆可致变,非后人所谓风邪入里则为结胸,寒邪陷入则为痞也。下利日数十行,误下伤胃,中气失守,随药势而下奔也。完谷不化,胃寒不杀谷也。腹中雷鸣,误下则胃肠已伤、中焦虚冷,气滞不得流行,脾弱不能转运,欲通而不得,故但留滞于腹中作响而已。是以阴气填塞于心下硬满而为痞也。胃气受伤,阴邪上逆而干呕,阳受阴迫,虚阳上走而心烦不安也。医见心下痞满,以为热邪未尽而复下之,则胃中阳气益虚,其痞益甚,不知此非热邪所结,但以胃脘之阳伤损,真气空虚,故客气得以上逆,客气者,非外入之邪也。乃胃肠已虚,下焦之阴气上逆,以非本经之气,故为客气,客气上逆,致成痞硬耳,当以甘草泻心汤主之。”

  王子接《绛雪园古方选注》:“甘草泻心,非泻结热,因胃虚不能调剂上下,致水寒上逆,火热不得下降,结为痞。故君以甘草、大枣和胃之阴,干姜、半夏启胃之阳,坐镇下焦客气,使不上逆;仍用芩、连,将已逆为痞之气轻轻泻却,而痞乃成泰矣。”

  吴谦《医宗金鉴》:“方以甘草命名者,取和缓之意。用甘草、大枣之甘温,补中缓急,治痞之益甚;半夏之辛,破客逆之上从;芩、连泻阳陷之痞热,干姜散阴凝之痞寒。缓急破逆,泻痞寒热,备乎其治矣。”

  “现代研究”

  甘草泻心汤为补中之虚,缓中之急,苦辛并用,和胃消痞之剂,常用于脾胃虚弱,寒热错杂于中,中焦升降失司之心下痞硬胀满、腹中雷鸣,下利至甚,水谷不化,干呕心烦不安诸证的治疗。凡属此病机之寒热互见,虚实夹杂的消化系统疾病,均可用本方或其加减治疗。

  1.治疗消化性溃疡:对65例经胃肠镜确诊的证属寒热错杂型的消化性溃疡患者用甘草泻心汤治疗,连续用药6周,疗程结束后复查胃镜。结果:治愈41例,好转19例,无效5例,总有效率92.3%。1年后随访,溃疡复发率15.4%。结论:甘草泻心汤治疗消化性溃疡寒热错杂型疗效显著且稳定,复发率低。

  2.治疗胃肠神经官能症:运用甘草泻心汤治疗39例,收效良好。基本方:炙甘草、半夏、黄芩各10g,干姜、黄连各6g,人参5g,大枣7枚。加味:伴嗳气者,加木香6g;便秘者,加大黄(后下)6g;心烦不眠较重者,加远志、炒枣仁各10g。每日1剂,水煎2次早晚分服。7剂为一个疗程,共治疗2~5个疗程。结果19例治愈(自觉症状完全消失,随访半年未复发),20例有效(自觉症状基本消失,或完全消失但半年内有复发)。

  3.治疗慢性结肠炎:观察甘草泻心汤治疗慢性结肠炎的临床疗效。方法:选择72例慢性结肠炎患者,其中以甘草泻心为主方,随症加减,水煎服,每日1剂,治疗4~8周。结果:72例中,治愈49例,占68.1%;有效14例,占19.4%;无效9例,占12.5%。总有效率87.5%。结论:甘草泻心汤治疗慢性结肠炎疗效显著。

  4.治疗小儿病毒性腹泻:以80例病毒性腹泻为临床观察对象。80例均为出生后5~24个月患儿,其中男婴46例、女婴34例;伴上呼吸道感染症状者65例、伴呕吐者38例;便质如蛋花汤样者66例、如米泔水样5例。如水样9例。方药:炙甘草6g,黄芩4g,半夏3g,黄连3g,干姜4g,党参6g,大枣2枚,每剂加水200ml,煎取80ml,分1~2天服下。以少量频服为主。结果:治疗1天后,总有效35例(43.75%),其中显效5例(6.25%);服药2天后,总有效72例(90%),其中显效48例;服药3天后,总有效80例(100%),其中显效78例(97.5%)。经上述治疗可明显缩短病程。

  “病案分析”

  宋某,男,59岁。1960年12月31日初诊。便燥数月,每于饥饿时胃脘胀痛,吐酸,得按则痛减,得矢气则快然,唯矢气不多,亦不口渴。诊见面部虚浮,脉象濡缓。投甘草泻心汤加茯苓,3剂后大便甚畅,矢气转多。改投防己黄芪汤加附子4.5克,1剂后大便甚畅,胃脘痛均减,面浮亦消,唯偶觉烧心。原方加茯苓,服2剂。3个月后随访,诸症皆消。

  按语:大便干燥,多责之于腑实热结,或津亏肠枯。然本案便燥,不见口渴等热炽津伤之象,但见胃痛、吐酸之证,知别有他因。观胃痛得按痛减,乃气虚也;痛而且胀,矢气快然,又气滞也。综合脉象分析,乃脾虚而气机阻滞之候。脾虚气塞,肠道不运,则致大便干燥。其治塞因塞用,斡旋气机。甘草泻心汤为脾胃虚甚之痞而设,补而兼通,寒热并投,辛开苦降,畅达气机,正与本证相宜,故取效甚捷。信非善读圣书之士不可为之也。

甘草泻心汤

文章《甘草泻心汤》原创来自:广州怀孕

与《甘草泻心汤》相关文章:

画龙点睛——煲汤料里的中药(1)>



上一篇:
不育症(1)
下一篇:冬冷夏热宝宝适合吹空调吗